童党

晚上,当你打开窗户透气,一个鸡蛋从窗户里扔进来。 深夜,当你结束打工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酒瓶向你砸来。 不管你受伤没有。你可能不知道, 干这些事情的人是一群小孩。 甚至可能还不到10岁。 他们叫做“童党”。

欧洲有黑手党,有新纳粹党, 他们臭名昭著。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会有法律的也约束。 然而,童党则不担心法律约束。 因为组成童党的成员还不到负法律责任的年龄。有些甚至连劳动教养的年龄都不到。 童党的成员几乎不担心法律。 他们也不相信法律。 所以他们更加危险。

昨天夜里。由与 我们忽略和开着的窗户。 一个鸡蛋扎了进来, 没有打到人。但是清理花了很长的时间。 无奈。 我记得上次被扔鸡蛋是我还住在8区。都柏林最不安全的区域时候的事情了。 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在这里。今天上网看了一些本地的新闻。 发现连续有2个华人被童党成员扔瓶子砸伤。 这些成员连爱尔兰人都敢伤害。
[newpage]
以后需要更加小心了。  

[i][size=3]附:一篇关于童党的新闻

――爱尔兰华人应该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自本报上周报道的爱尔兰一华人青年遇袭之后,本月17日,有又一中国男子,范某在都柏林22区,遇到同样的爱尔兰“童党”的攻击。

17日晚,凌晨一点左右,年龄29岁的范某被2名爱尔兰少年用酒瓶袭击,导致头部,肘部多处伤口需要缝合。

范某被当地警察送往至医院之后,积极的配合当地警察指认犯罪嫌疑人,据记者从警局了解,2名爱尔兰少年居住在范某遇袭的事发地点附近,目击证人也提供了他们经常活动的范围,警方目前正在对他们进行追踪逮捕,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系未成年犯罪,所以判刑的可能并不大。

警方表示青少年的问题,一直以来是令爱尔兰政府和警署感到棘手的问题,并且现在欧洲很多国家都同样面临这样的尴尬处境,犯罪嫌疑人属于未成年,劳教这样的惩罚并不能带来多大的改善。而且由于类似案件频频发生,不是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能够归案。警方强调,这类案件并不是单纯的针对中国人,当地爱尔兰人也经常遇到此类案件。所以在这里,警方只能呼吁和号召在爱尔兰的华人加强自身的安全防范意识,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范某在遇到袭击之后,也在第一时间同中国驻爱尔兰大使馆取得联系。因为爱尔兰政治局势稳定,加上欧洲整体的大的政治环境良好,所以在没有政治动乱,恐怖袭击等问题发生的同时,爱尔兰华人如何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强调课题。

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魏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近年海外中国公民领事保护案件中,除自然灾害、交通事故外,有相当一部分与中国公民对国外情况不了解甚至违反当地法律法规有关。

他指出,领事保护工作不是万能的,除了事后干预,公民保障安全的最好办法是加强预警意识。为此,他详细介绍了中国公民提高自我安全保护意识和防范能力的几点注意事项。

首先,出境前要搞清楚在异国他乡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出境后,要遵守当地法律、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不要做所在国禁止的事情。准备出境的公民可查阅外交部网页“出国特别提醒”栏目的预警信息和《中国境外领事保护和服务指南》,尽量避免使自己身涉险境,并对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麻烦做好心理准备。

第二,要多留意当地的社会治安变化,采取适当自我保护措施。如:不要在公开场合暴露钱财,避免随身携带大量现金,也不要在居住地存放大量现金;不要在黑暗处打出租车;在街上捡到东西要交警察处理,以防被敲诈、陷害;不要在黑市上换汇,以防被骗;文件、钱包、护照要分开放置,不要放在易被利器划开的塑料袋中;遇警察检查你的护照等证件,如手续不齐全、不完全合法,也不要逃脱,否则涉嫌违法,要冷静对待,配合检查,同时,可请他出示证件,记下他的警牌号、警车号,防止上当受骗,并为以后投诉做好准备;交罚款时不要当街交给警察,而要凭罚款单交到银行等指定地点。

如遇刑事案件,应马上向案发地警局报案,不要私了,要积极与警方合作;遇失窃要请警方出具一份较为详细的遗失证明。如不幸遭遇事故,要到医院及时就诊,并开具诊断证明等等。这些办法都可以妥善处理遇到的问题。

第三,发生重大事件后,可与中国驻外使领馆联系求助。如在境外被羁押或判刑,当事人有权要求与中国驻外使领馆取得联系,请求领事探视,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和获得必要的法律协助。

在此本报呼吁,海外华人应该加强自身保护意识,降低发案率;同时在当地的生存与发展,理应维护我们在当地的合法权益。[/size][/i]

被鸡蛋粉碎的午餐

鸡蛋这种脆弱的东西,没有想到,它的破坏力惊人,以其不凡的身份,高贵的气质,顽强的性格,彻底的粉碎了我的午餐念想。
忙了一早上的工作了,我已经懒得做午饭了。 打算午餐下点面,在就点昨天的剩菜,也能是一顿不错的午餐,当然最主要的是省时省事。这里多一句, 要说省事,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吃饭,人要是不用吃饭,能省多少事和多少钱啊。但是人不能不吃饭,所以我就只有做饭了。我以最快的速度下了面,并且把剩菜倒进去煮开,补充了点调料。 提鼻子一闻,还是蛮香的嘛。 看来午餐还是不错的。 最后要起锅的时候我决定放一个鸡蛋增加点营养嘛,嘿嘿。于是我顺手抓起一个鸡蛋。打开,到了进去。 只觉得一个带绿色,有点深黄的东西,好像是流进了锅里。 我当时就觉得不好,再仔细看看我手上拿的蛋壳里面, 完全就是个臭鸡蛋嘛。 但是已经迟了。我的午餐已经被彻底的摧毁了。
总结这次的教训,下次打鸡蛋要放在碗里看看。

[公告]Liduan.com和它的分站

最近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我的博客又是msn,又是qq,还有自己弄得,做么这么多列,其实是不同的,我本不想搞这么复杂,我本来只有一个博客,就是www.liduan.com 的。 但是我的一些朋友老是喜欢往我的msn 或者qq上面的空间跑,所以我决定将这两个发展为我的博客分站了。 [emot]09[/emot]

现在liduan.com有两个分站,一个是MSN分站,一个是QQ分站。 他们的访问地址是 msn.liduan.com 和 qq.liduan.com. 但是他们仅仅只是分站而已,不论是内容量还是更新速度都没有总站也就是 www.liduan.com 来的快。 简而言之,它们不过是影子而已。[emot]08[/emot]

公交车

回国后第一次坐公交是540去电脑城的,540还是那样的破,站在里面觉得很高,对一切都是俯视的感觉,重要的是540没有空调的,虽然都柏林的公交也没有空调,但是在武汉那种热烈的天气里面,没有空调的公交是不怎么受欢迎的。武汉的公交最大的特点就是多,方便。 以前看到文章描述武汉公交如何的方便,我倒是不觉得,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倒过车到是真的。相比之下,都柏林的公交很是不方便列,对于一个习惯等10分钟就来公交的人,这里的车子实在太。。。。。 [emot]14[/emot]

回国的时候我吹牛说,在爱尔兰,出门不是沃尔沃的车子我是不坐的。其实,都柏林所有的公交车都是沃尔沃的。这里的公交不是定时发车的,有时候发车频繁,有时候很少。 等车在这边是家常便饭。 记得我在学校写过一篇关于DUBLIN BUS的论文,结果我发现,很多本地的学生对公交没有任何的概念。当地的都有车,在这边,公交只是当私车出问题时的应急选择,而我们这些留学生确是当作每天必备的工具。 [emot]16[/emot]

所以我考虑买车,没有办法啊。[emot]04[/emot]

我的长发(续)-我要把长发再留起来

如果不是回国,我一定不会把长发剪掉的,如果不是回国,我一定会把长发留的更长。但是回国了,一切都改变了,唯一的收获,我看到了人性的卑劣。原来以貌取人的人,还有势力小人比比皆是。悲哀啊,人类。[emot]14[/emot]

本来我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的,虽然我留长发这段时间似乎突然变得很受欢迎了。但是我仍然是我行我素,不把别人的意见当回事。 但是,剪发后的这段时间,落差竟然这么大。 多少有点打击。好在我能很快地平静下来。但是不管怎么样,赌上我Heston的大名,我一定要把长发在留起来。绝对。[emot]17[/emot]

到了,总算。

总算是到了,从北京时间的6点出发,到北京时间的6点到达,几乎是整整24小时,中途不停的转机,安检,登机。繁琐死了。我终于体验到了,回国是痛苦的,从国内再返回更是痛苦。 [emot]05[/emot]

18号的早上5点就被叫醒了, 根本就没有睡好,没有胃口,我想上飞机在吃好了。 路上无话,到了机场,人还真是多阿。据说,因为长时间的台风暴雨,好多铁路班车都取消了,所以都来改坐飞机。 我还,连上厕所都排队,倒是很像都柏林了。最要命的是趁我上厕所的时候,父母都给我把登机牌换好了,真是像赶我走的样子啊。武汉到北京将近2个多小时把。胃不舒服,也没有吃什么东西。而且精神也不好。 [emot]04[/emot]

到了北京,天气稍微比武汉冷,其实是一样热,但是适应武汉天气的人,到那里都不会怕热的。锻炼出来了嘛。和头次出国相比,这次的登机手续相当的顺利。 安检也没有什么。毕竟我是从武汉飞过来的,要是有问题,武汉机场就会把我拦下来的。 在北京要等2个小时才能登机。 时间长了点,我是最不喜欢等的。逛了一下,吃了点东西,完全没有胃口。 [emot]03[/emot]
[newpage]
法航的班机上,一切都如一月前那样,本来我准备了很多东西打发时间,但是上了飞机我却只想睡觉。9个小时,用睡觉来打发就不是那么漫长了,但是坐着睡9个小时确实是一种煎熬。头越睡越晕。全身都是软的。[emot]14[/emot]

飞机是提前到的巴黎。我已经没有力气想什么问题了,现在想想,我觉得有些不同,我第一次到巴黎机场的时候,在下飞机时,机场安全人员对每个人的护照超级严格的检查,登机的时候更是要查清楚中国人的身份。不过这次都没有了,唯一的就是安检时不管中国人是不是正常通过安全门都要搜身,看来还是有歧视。在巴黎机场等的时间不长。 一会就登上了去都柏林的飞机了,总算是最后一趟了。老实说我累得不行了,完全没有睡个好觉。 [emot]06[/emot]

[newpage]
都柏林的机场停不了大飞机,我们坐的还是那种小飞机。我已经没有力气计较什么了,只是希望快点到就行了。路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emot]16[/emot]

回到都柏林,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总算是到了。 辛苦啊。[emot]18[/emot]

我的长发

[emot]09[/emot][emot]03[/emot]
早就决定写我的长发的,但是一直没有时间,今天终于理发了。留了将近一年的长发现在只剩下一寸来长了。理发后那个理发师问我可惜不,答曰:不可惜。 虽然不可惜,但是还是想留一篇纪念吧。

记得古代人因为毛发受之与父母,不能轻易去之。因而男子束发,女子饰发。五千年了,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五千年啊。然而只花了仅仅的五十年的时间。中国人就似乎将长发作为邪恶和叛逆的标记了,在小学里男孩子留长发是大逆不道的,要叫家长的。相比之下朝鲜更为严厉,据说朝鲜更是限定了男子发长的标准。废话少说,本大爷天生不适合短发,但是由于严谨的家教,我的头发从来没有齐过眉毛,每三个月理发一次,雷打不动了。但是到了爱尔兰,一切都需要服从环境的要求了。[emot]16[/emot]

[newpage]
在爱尔兰的初期,我还是很能保持发型的。 都柏林的男士们要么就是长发飘飘,要么就是寸寸短发,一寸长的叫no.1,两寸长的叫no.2。 我早先也是很短的头发就是no.1的那种一寸长的。那个时候,朋友有一个理发的剪子,每个月都可以理发。当然我也有一个理发剪,但是使用不是很方便的。经过的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头发都是很短的, 我一直都觉得短发很方便嘛。好景不长,朋友搬家了,这样我在也无法使用那个方便的剪子理发了,从此我便开始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长发经历。 [emot]09[/emot]

从1寸长的短发积累到正常的头发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到了零五年的圣诞节时,我的长发初具规模了。但是还没有到了要扎辫子的地步,当时只是懒得剪发而已,并没有想到要留什么长发。 可以头发越来越长了,老是散发不像样子了。所以有一天,我在工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长发的烦恼,用单位一个办公用的橡皮筋将头发扎起来,这样工作起来超级方便。随后我就开始了长发体验了。 [emot]08[/emot]

最早开始谈论我的长发的是我的同事和领办,基本上,就算你的发型不好看,老外也不会说什么的。 我的同事们,特别是一个爱尔兰的小男生说我的长发很酷嘛。 姑且当作是他的真心话了。 领班倒是没有说什么特别的了。但是见了我也倒是变得客气了(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但是我倒是真的觉得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具体的我就不讲了,毕竟要避免自作多情的嫌疑。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被误认为女性的几率增加了。 [emot]14[/emot]
[newpage]

说来惭愧,本大爷的肤色较白,长发的话确实容易被当成女性。 记得有次在超市购物,因为没有扎辫子,竟然有人直截了当的问我是不是女孩。 我觉得当时超市就好像停电了,要不怎么眼前发黑列。从那以后我出门必带一个黑色的帽子,避免误会。 再就是我应网友的要求发我的照片,那人(不提她的名字了)当头就是一句:原来你是女生阿。 当时我就把她送到黑名单里面了。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emot]17[/emot]

回国后,事情变得更加麻烦了。 首先是武汉的天气闷热的, 长发很麻烦。 因此在我给所有的亲戚朋友欣赏完我的长发后,我毅然的决定理发。在对我的长发做了简短的告别后。 我又恢复了我一寸长的短发了。反正我还有的是时间来留长发的。[emot]05[/emot]

再见了。武汉

徐志摩老前辈在《再别康桥》的结尾写道: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我现在倒是想带走一片云彩,可惜没有云彩肯跟我走。 [emot]13[/emot]

转眼一个月了, 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以至于我都没有细细体验久违了的武汉的闷热,就踏上了归程。 当然,要说留念武汉什么,那倒也不是的。 只不过我比较懒,如果在一个地方呆习惯了我就不想动了。 就像我当初不舍得回国一样,这都是一样的。 好在武汉的天气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离去的理由。 虽然我早就习惯了夏日武汉的闷热,但是爱上了都柏林的四季如春,还真的就见异思迁了。惭愧惭愧啊。 [emot]08[/emot]

两年的,武汉表面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不过,要说变化嘛, 人倒是都变了。 我的意思不是说,人心变得怎么样了,变化的是生活方面,具体的我就懒得废话了。 [emot]04[/emot]

明天就要起程了。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写的了,就写道这里吧。 大家。。。 再见了。我估计几天内都没法上网的。[emot]16[/emot]